?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教场村纪事 》-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dd id="zdhcq"><noscript id="zdhcq"></noscript></dd>

<tbody id="zdhcq"></tbody>
  • <th id="zdhcq"></th>
      1. <tbody id="zdhcq"><p id="zdhcq"></p></tbody>
        <dd id="zdhcq"><noscript id="zdhcq"><dl id="zdhcq"></dl></noscript></dd>
      2. <dd id="zdhcq"><noscript id="zdhcq"></noscript></dd>

        <rp id="zdhcq"></rp>
        <button id="zdhcq"><acronym id="zdhcq"></acronym></button>

          文苑撷英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教场村纪事 》

          作者:李卫国     时间: 2018-11-10     点击:1549次    分享到:

          教场村纪事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清晨六时我和妻子小侠收拾行装出发了,我们要回我插队落户的生产队教场村。

          我们的家在陕西省铜川市王益区,在铜川北关车站乘上发往玉华宫的客车,我的心情就像空中的和平鸽一样向着远方飞去。车子驶过金锁关,我立刻感到了一丝清爽。

          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毛主席的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随即在全国各地开展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1977年6月1日,我和郑景奎、刘福贵、苗志锦、白金红、吴彦胜、李群山、肖东平、吴培义九个知青从铜川市郊区,来到延安地区宜君县焦坪公社寺坪大队教场生产队插队落户,这是当时延安地区最南端的一个县(现在已划归铜川市)。

          这金锁关是陕西关中八百里秦川与陕北黄土高原分界的一个交通要道。1945年4月,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董必武代表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区军民,参加中国代表团,出席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联合国制宪会议时,由延安南下途经金锁关时赋诗一首《金锁关》:“忆自延安别,南来路不平。洛河铁甲守,金锁黯云横。箕豆何相迫,风波未可行。昔人哀鹬蚌,毋使后哀今。”《同官县志》(清朝版本)中记述金锁关:“在县北三十里,关有神水峡,高山夹峰,绝壁千尺。水流汹涌,响震山谷,实为榆塞秦关襟喉要地,东北通榆林,西北通宁夏甘肃”。

          8点30分,我和小侠在西马武村下车,丁字路口开商店的马岁玲闻知我们是知青要回教场村后十分热情,她说,这几年,经常有北京知青回队看望的。她让侄女饶艳红放下手里的活计,开小车送我们。艳红边开车边给我们介绍:“过去要去教场村,是土路,坑坑洼洼,还得下山沟,崎岖难行,不要说行车了,人走都十分费劲呢,现在好了,国家实施村村通工程,你们教场村也通了混凝土公路,看多方便。”是呀,过去步行需要一两个小时的路,说话间十几分钟,便到了教场村。

          这是教场村吗,是的,是教场新农村。在艳红的帮助下,我找到了我插队时的生产队队长刘永刚大哥家,刘永刚队长和嫂子、儿子、儿媳都迎出门来,握住我和小侠的手,我和刘队长拥抱在一起,我激动地流出了热泪,我1978年12月招工离开教场村后,一直与刘永刚队长和乡亲们保持着联系,刘队长也十分高兴:“卫国呀,你说时间快不快,真是弹指一挥间呀,今天是6月2日,你们九个知青来咱队插队整四十一年了,就好像昨天的事情一样呀!”乡亲们听说当年的知青回来了,都高兴的聚拢来,一起拉家常。看着乡亲们这砖瓦结构、砖混结构的新房子,我和小侠心里也非常高兴。

          我插队下乡的生产队教场村就在金锁关北边的北高山上,属于西部子午岭山地区,海拔在1700米,山势雄伟,河谷深切,主脊地带梢林灌丛茂密。西安至黄陵高速公路G65的蒿庄梁隧道就在我们教场村这道北高山的下面穿过。今天刚好是晴天,站在教场村的山梁上四周眺望,天空湛蓝,百十里一望无际,尽收眼底。北高山的东面与宜君哭泉梁相接,西边与凤凰山相接,山南边是石川河水系的漆水河,山北边是洛河水系,教场村就是沿着这山的北坡铺开,一直往下,就是洛河支流西河。

          我给刘永刚队长的礼品是一套我参与编纂《铜川矿务局志》系列丛书。1977年下乡时我十七岁,刘队长当年对我鼓励鞭策,苦口婆心地劝说,告诫我千万不要丢下书本,给我指出发言稿里的错别字,我永远忘不了。刘队长拍着我的肩膀说:“卫国,你给村里送这套铜川矿务局发展史,真正是比金子还贵重,乡亲们知道你心里有咱们教场村,没有忘记教场村!”刘永刚队长今年有六十六岁,身体精干硬朗利落,头脑聪明,年轻时爱搞农业试验,掌握林果技术,在教场村周围十里八村是响当当的人物呢。刘队长的父亲是师范毕业,被错划为右派,一家人从商洛下放到教场村,后来刘队长的大弟弟永康考上延安卫校,毕业后在宜君县医院工作,经常回农村给乡亲们巡诊治病,刘队长还有个弟弟考上师范学院,成为教师,刘队长的儿女都给他争气,有的在外干工,有的在家务农,刘队长和嫂子是儿孙满堂。

          9点30分,刘永刚队长带领我和小侠看望我们教场村的另一位生产队长辛振祥,辛队长今年有七十多岁,人比以前消瘦了许多,辛队长给我爱人小侠介绍他1977年怎么领着我,背着行李步行八十里去参加修建宜君县西河水库的事; 介绍1977年秋天,他怎么与刘队长一起领着教场村的乡亲们参加宜君县,在西包公路沿线山坡和山节岭集中劳力展开的大会战,挖反坡水平沟育林带,为来年造林整地,打基础的事。

          教场村是由教场和岭岭两个自然村组成的村庄,1978年,教场全村有15户96口人。今年有25户118口人。1977年我插队时,村里没有通电,照明靠点煤油灯,磨面靠柴油发动机作动力。村上村下的路只能依靠牛拉架子车运庄稼。

          刘队长和辛队长给我介绍说,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教场村的乡亲们赶上了好时代——

          1980年11月,咱宜君县开始推行统一经营、联产计酬生产责任制,在生产队内划分生产作业组;生产队对作业组实行“三包”(包工、包产、包投资),超产部分的70%奖励给作业组,30%交给生产队,生产队实行统一分配。

          1981年10月,咱宜君县开展林业“三定”(稳定林权、划定自留山、确定林业生产责任制)工作,划给咱农民自留柴山,责任山,给咱林地颁发了林权证,给咱私人树木颁发了树权证书。

          1984年10月,宜君县人民政府向咱农民颁发土地承包使用证书。

          2001年咱教场村通了电,2010年建成混凝土路面,2016年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2017年8月安装上太阳能路灯。

          刘队长说:“我们家1999年搬上山梁平地方,盖起了砖木结构的大房子。去年我们家又建成了砖混结构、采光充足、室内布局更合理、有客厅、卫生间的200多平方的住宅。”

          我在教场村插队时,我们生产队的土地十分贫瘠,那时,一亩地才能打130斤麦子,薄地甚至只能打几十斤,好的玉米地一亩能打个400斤就不错了。1977年我在生产队干了半年,才分了不到十斤麦子,一个工的分值才0.11元人民币。所以那时,教场村的乡亲们家家户户都缺粮食,我也体会到了饥饿的滋味。

          刘队长带着我和小侠把村里种满玉米庄稼地和核桃树林走了个遍,玉米的长势实在让人喜欢。刘队长十分自豪地介绍说:“卫国呀,自从包产到户以来,咱们教场村家家户户都不缺粮食了!”正说话间,在玉米地收拾庄稼的根源来到核桃树下与我见面,根源比我大一岁,人很朴实,他憨厚地笑着给小侠介绍说:“弟妹,你知道不,卫国插队的时候,我经常背着我爸我妈给卫国偷着挖我家的炒面呢,卫国你记得不,哈哈哈。”的确有这么回事,我刚插队时,国家免费给我们知青供应口粮,我们知青不善于计划,把粮从公社粮站运回来,九个知青小伙子,顿顿捞面条,大白馍,三下五除二,到月底总要断几天粮,唉,饿肚子的滋味呀别提多难受了。后来,在刘队长的帮助下,我们知青印制了饭票,加上知青自留地的蔬菜,和乡亲们给我们送的土豆南瓜豆角,慢慢的才有了正常的过活。我清楚地记得,我们知青断顿的时候,多少次,都是刘队长的母亲做好饭,让刘队长的弟弟七斤悄悄在知青点叫我去他们家吃饭,根源和老保管也经常给我饭吃。

          我们知青点在岭岭自然村住,岭岭村加上我们知青才四家人。刘队长家、根源家、老保管家。

          “这是麦凤家,这是水仙家的老房子,这是新城家,这是福芹家……”刘队长带着我们一家一家走一走,看一看,拜访乡亲们。

          山青树绿的环境、干净整洁的村庄、安居乐业的村民,给我和妻子留下很好的印象,让我们感动。

          “这就是原来的小学校。”啊,教场村的小学校没有任何存在过的痕迹,只是四十一年前操场边的那棵几厘米粗的小核桃树,长成了两个人才可以抱住的大树。村里的孩子们现在都在合并后的人口较集中的村镇中小学校读书,村里有许多年轻的父母在陪孩子读书。刘队长介绍说我们教场村先后有五六个娃考上了大学。

          11点06分,刘队长、我和小侠回到了我们知青点——岭岭村。村头大坡上的大柳树、大核桃树依然挺立。岭岭村后面的山叫腰洼,前面的渠叫西安渠渠。我们知青的家和三家邻居房子构成的小村庄,经过四十一年的时间,所有的房屋,包括永刚哥家四五间房子、老保管家三间房子、根源家四五间房子、教场村饲养室,已经随着新农村建设全都拆除了,没有一点曾经有过房子的痕迹,房屋所处的位置已经成了玉米地。所幸的是,我在村口路边的草丛里找到了两个石碾子,我们知青的八分“自留地”也成了杨树林。

          刘永刚队长领我们看了我们小村子四十一年前吃水的水泉子,现在泉水仍在汩汩流淌,我捧上泉水,喝了几口,依然甘甜。小侠和我跟着刘队长把教场村的玉米地跑了个遍,我们原以为可以摘些野菜呢,没有想到,玉米地、核桃树林的地上,土壤都是刚锄过的,教场村的乡亲,真让我们敬佩呀!

          我们看了刘队长家玉米地,几片槐树林,还有刘队长和儿子刘惊奇种植的已经成林二十年的核桃园。我们看到,刘哥家的玉米长势明显比村里其他人家的玉米长得好很多。

          转了五个小时,我的感受是:教场村的乡亲们的生活和生产是一刻也没有停止,教场村的耕地是一亩一分也没有撂荒,乡亲们的勤劳让我们感动。

          刘队长给我谈他的感受:“习近平总书记说幸福生活是奋斗来的,真是千真万确呀。我们一家人现在打的粮食比1978年全生产队打的粮食还要多,卫国你说咋能缺吃缺穿呢。当然,现在粮食丰收的综合因素很多,使用地膜、种子,化肥,现在玉米一般土地的收成是1400至1700斤,稍好的土地亩产可以打2000斤呢!粮食好卖,国家有收购保护价,给种粮食的乡亲们按亩数发种粮补贴。四十年前咱们村吃国家返销粮的日子和现在乡亲们美滋滋的日子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呀!”

          15点05分,刘队长的爱人和儿媳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款待我和小侠。刘永刚队长让我和小侠看了宜君县人民政府2016年10月6日颁发给他和儿子刘惊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我阅读证书的内容,权利性质:家庭承包;承包起止日期:1998年12月31日至2028年12月31日;确权方式:确权确地。宜君县人民政府林业局2004年12月10日颁发给刘队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林权证》,林地使用期30年。刘队长给我说:“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宣布,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真是给咱们乡亲们吃了颗定心丸,大家更是想的长远了,敢于给土地里投入了,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得民心!”

          是呀,1978年我们教场村集全生产队之力,用3200元买回一台手扶拖拉机,还像宝贝一般不舍得使用。现在,我们教场村家家户户那一家不是一两台拖拉机,辛队长介绍说,“现在村子里的土地从耕到种,到收获,都是依靠机械化作业”。刘队长微笑着给我和小侠说:“咱们村的生活,现在和城里一样样的,看上电视,用上网络、手机,可以随时刷微信。蔬菜、日用品都是商家送上门,你只需要说要不要,年轻人的80后、90后都是网购,天南海北,什么都不缺,而且咱村空气新鲜,森林氧吧,夜晚星光灿烂,白天是蓝天白云,有时间了,我要动笔,把咱们教场村的生活变化写出来,哈哈哈,好不快哉!”

          16点55分,我和小侠告别乡亲们,准备回铜川,刘队长开车送我们,刚到村头,遇见卖菜的小张,他驾工具车走村卖菜,他的儿子女子都是小侠的学生,他邀请我们搭乘他的车。于是,我又一次和刘永刚队长拥抱,刘队长说:“卫国你想写小说,抽出空闲时间回咱教场村住下,平心静气,好好写。”

          与乡亲们挥手告别,今天回教场村的感受很深,我在朋友圈发了我们教场村的视频和照片,赢得了近百人点赞。我知道朋友们是在为黄土地点赞,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乡亲们点赞!(李卫国

          上一篇:邵庆芳 散文——《品味书香》 下一篇:刘燕 散文——《石林小记》
          金亚洲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