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侯庆权 散文——《味蕾上的爱》-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dd id="zdhcq"><noscript id="zdhcq"></noscript></dd>

<tbody id="zdhcq"></tbody>
  • <th id="zdhcq"></th>
      1. <tbody id="zdhcq"><p id="zdhcq"></p></tbody>
        <dd id="zdhcq"><noscript id="zdhcq"><dl id="zdhcq"></dl></noscript></dd>
      2. <dd id="zdhcq"><noscript id="zdhcq"></noscript></dd>

        <rp id="zdhcq"></rp>
        <button id="zdhcq"><acronym id="zdhcq"></acronym></button>

          文苑撷英

          侯庆权 散文——《味蕾上的爱》

          作者:侯庆权     时间: 2018-11-01     点击:1201次    分享到:

          镇村干部回家,周末的笔架村越发清净悠远,一个人醒来,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饭。吃着咸淡味道起伏变幻逐渐平和的饭菜,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起那一方烟火缭绕油煎烹炸的小天地,就连一直认为是沽名钓誉不以为然的盘中菜雕,也不禁拿起个萝卜对着刀锋走个线塑个型,虽粗笨丑陋不堪入目,但仍来回翻看垫个鼻子刻个双眼皮,觉得有一丝沉浸其中品味精雕细琢的可爱。肚子在召唤,经过一段切手流血油溅烫脸的洗礼,切肤之痛让我生出明悟,世间本来就没有所谓的烦乱,只有注意她处时的粗忽忙乱万事棘手,而当你回归本心立注当下时,一切都变得宁静安泰应付自如。

          而最初让我坚持做菜的,除了肚子的召唤外,就是一罐辣子酱,母亲酿制的辣子酱。母亲精细地选用暗红色的辣椒洗净,剁得细细的,加入盐、大蒜等调料拌匀,装进玻璃坛子里进行腌制。母亲说做人要低头做事要静心,做辣子酱也是一样的。经过母亲酱制后的辣子糅合出的芳香,就像中秋黄昏的桂花香一样,诱人心神,那味蕾直过界到鼻腔里,急不可耐地寻找那清新爽口而又辛辣刺激的快感。

          我觉得,追寻味觉那些酸甜苦辣跌宕起伏的七十二般变化,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本能,会贯穿生命的始终。从奔腾的嘉陵江畔,到汩汩流淌的沮水河边,从莽苍的黄土高原到高绝南北的秦巴山间,那一瓶辣子酱伴着我,那份慈爱调和着各种的酸甜苦辣咸,好像什么时候都有母亲的陪伴。那酿制的美食就像幼时牵着的母亲的手,永远带着温暖,不管飞得多高,不管走得多远,单凭辣子酱溢出的一点香味,就能把人带回到母亲的身边。

          不调和的锅碗瓢盆刀铲叉勺是是一场时间和回归的战争,当你平心静气爱意溢心地亲近她们时,那你就有福了,盐咸醋酸就会互爱地融洽报团,变成好像是母亲亲手做的美食,值得驻足观赏静心品尝。

          油溅火烤刀枪加身的厨房历程,是真正淬火生活的过程,血与痛的交替,咸与淡的起伏,成功中有得意,失败处更生气,回首宁静小山村中那些浓浓的烟火之气,才更觉生活纯真可爱,让人欲罢不能。我们在苦苦追求一个丰满的灵魂,有颜值、有气质、有内涵的一段妙趣横生的旅程,而厨房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加油站,把高贵的头颅低下,用菜刀把爱和平和细细地切进匀匀的萝卜丝里,把心火燃尽爆炒出一盘外焦里嫩的回锅肉,放下的轻松给你期许,平和的心境让时光奏乐。

          人,总要有所依托,不论是深山独守扶贫志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都要有所为。厨房小天地亦是人生大舞台,不用心酿不出好味道,不低头难以保全身家性命。有了这一罐辣子酱,胃有所系,心有所期,纵有万水千山亦坦然。(黄陵矿业  侯庆权

          上一篇: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头版头条... 下一篇:邵庆芳 散文——《品味书香》
          金亚洲登陆